武侠小说中的诗和远方

2019-02-08 06:34

武侠小说中的诗和远方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高晓松为许巍写的这首《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刚刚发行的时候,被骂得不轻,许多人说高晓松是在矫情。但无法否认,并非高晓松原创的“诗和远方”,还是被人津津乐道。对“诗和远方”的描述,精准地击中了现代人对自己现状不满、更多寄希望于未来的软肋和泪点。

  “武侠小说作为文学的一种,具有多项造梦的功能,其中一项功能,就是满足读者对诗意和远方的追寻。”山东师范大学文学院张丽军教授说,武侠小说是俗文学的一种,但无法否认其中的文化含量有时非常高,比如金庸小说中对于茶文化的描述,就是对“诗和远方”之诗意生活的描述与营造,“金庸的小说里讲喝茶,喝茶用的水要去悬崖边打,上层的水不好,下边的也不好,喝茶用的水要用中间的。”

  武侠小说中用诗最佳的,当数梁羽生。比如《七剑下天山》中的句子,“笑江湖浪迹十年游,空负少年头。对铜驼巷陌,吟情渺渺,心事悠悠。酒醒诗残梦断,南国正清秋。把剑凄然望,无处招归舟。”浪迹江湖的游子的境况,得到精准描述。

  武侠小说除了提供想象中的诗意,也提供了现实中难触及的“远方”,一如陶渊明心中“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闲适场景与情致。《射雕英雄传》中,黄药师请前来求亲的洪七公、欧阳锋在桃花岛喝茶,金庸这样描写桃花岛,“曲曲折折的转出竹林,眼前出现一大片荷塘。塘中白莲盛放,清香阵阵,莲叶田田,一条小石堤穿过荷塘中央。”

  武侠小说对诗和远方的营造,在现实中也以某种情结呈现。在金庸去世当晚,湖北襄阳的金庸迷们相聚在襄阳大北门瓮城墙上,点亮蜡烛,为他送行。据统计,在金庸的经典著作中,至少有260多次提到了襄阳,其中郭靖、黄蓉坚守襄阳的故事更是家喻户晓。

  对于现代人而言,虽然唱着“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但在大部分时间里,“诗和远方”总是被“眼前的苟且”所羁绊,于是“诗和远方”经常存在于朋友圈或者武侠小说里。对“诗和远方”的追求,可以是朋友圈里拍下的路旁努力生长的一丛野花,也可以是金庸小说里的桃花岛故事。对现代人而言,两者都提供了满满的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