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金庸最突出的作品纪检监察报:金庸作品赋予了中国当代文学新

2019-02-07 14:03

中国金庸最突出的作品纪检监察报:金庸作品赋予了中国当代文学新



  金庸的武侠小说,想象绮丽,意境深远,为我们构筑了一个想象中的侠义江湖。 新华社 图

  金庸,原名查良镛,生于浙江嘉兴海宁市,1948年移居香港。当代武侠小说作家、新闻学家、企业家、政治评论家、社会活动家。2018年10月30日,病逝于香港,享年94岁。

  金庸作品是几代人共同的美好记忆。尽管他已离去,但他的作品永留人间,他笔下的侠义精神永远不死。

  “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金庸曾把自己创作的长篇小说首字连成一副对联。从1955年创作首部武侠小说《书剑恩仇录》,到1972年完成其封笔之作《鹿鼎记》,再加短篇小说《越女剑》,金庸共创作了15部武侠小说。这些武侠小说想象绮丽,意境深远,为我们构筑了一个想象中的侠义江湖,他塑造的众多经典人物,浓缩了典型中国人的情怀与精神,带给整个华人世界深深根植于传统的善恶观和情感慰藉,在全球华人中有着深厚的文化认同感。

  金庸笔下的江湖世界深深植根于中国的传统文化之中。从纵向上看,其江湖世界形成于中华民族上下五千年的历史之中;从横向上看,其江湖世界存在于中华民族的大好河山之中。

  从历史的角度看,中华民族的历史源远流长,博大精深,从盘古开天到三皇五帝,到唐宋元明清,世事沧桑,历尽了数不胜数的悲凉与欢喜。金庸作品以历史为脉络,他笔下的江湖与塑造的经典人物,都是处在大历史背景下,无论是《神雕侠侣》中的保卫襄阳,还是《天龙八部》中的宋辽对峙等,“虚”与“实”的完美结合,让其宏大辽阔的江湖世界拥有了厚重的历史感。

  从人文艺术上看,在中华文明发展的进程中,琴、棋、书、画、戏曲等人文艺术早已深深融入了中国人的血脉,人们从中修身养性、陶冶情操。在金庸作品中,诗、词、曲、赋、书法、棋道等国粹被信手拈来,各路侠客被赋予不同的人文气质,他们在江湖之中对酒当歌、谈诗作画、抚琴泼墨、参哲悟理,使其江湖世界有了浓厚的人文气息。

  从思想内涵上看,在华夏思想史上,儒家、墨家、道家等思想流派百家争鸣,诸子百家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塑造了我们的民族性格。儒释道等中外教派的思想交融,派生出君子、侠客、隐士等意象人物。金庸笔下誓与襄阳共存亡的郭靖,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胡斐,远离江湖隐居世外的风清扬等人物风格,都深受诸子百家的影响,金庸将中国传统文化中各派思想和其笔下的侠义精神相兼容,从而人物性格鲜明,意境深远。

  从地理人情上看,中华大地疆域辽阔,民族众多,人文多元。金庸笔下的江湖将地域人情、风俗人文融会一体,既有塞北大漠策马奔腾的磅礴大气,又有中原腹地武林争霸的惊心动魄,还有江南水乡烟雨竹楼的婉约恬淡,这些的山川名胜和地域特色构筑起一幅波澜壮阔的中国人文地理画卷,令金庸笔下的江湖气势恢弘、场面壮观,传说中的江湖世界让人无比的心驰神往。

  金庸笔下的江湖是建立在对人性、社会、历史、文化的哲学思考之上的。金庸作品主要是对民族大义、家国情怀进行阐释,并且抒写悲悯,探根究源和思考追问“人的本源、人的本性”,追求天人合一的天地境界。

  从如何看待“个人与外界的关系”,形成“侠之大者、为国为民”的价值追求。金庸作品中,家国情怀是其精神内核。这种家国情怀就是儒家文化中以天下为己任的价值理念,把对修齐治平、建功立业、生民立命的担当视为自己立身于天地之间的价值。

  例如,《射雕英雄传》和《神雕侠侣》中的郭靖,就是儒侠的典范。郭靖从懵懂少年成长为郭大侠,家国情怀始终伴其左右,他与黄蓉于国难当头之际主动挺身而出,数十年苦守襄阳,为儿取名“破虏”。还有《碧血剑》中的抗金英雄袁崇焕,料到自己会死于反间计,仍然坚守关外。《天龙八部》中的乔峰是生长于南朝的契丹人,最后为宋辽和平而献身。

  这些人物有个共同的特点,就是既侠肝义胆,又充满壮怀激烈的家国情怀。从中我们可以看到,金庸笔下的大侠不仅仅是“有武艺、讲义气、行侠仗义的人”,更是能“保家卫国、仁爱天下”的人,他们有着“侠之大者,为国为民”的价值担当,这也正是金庸笔下最核心的“侠义精神”。

  从思考“人的本源、人的本性”,向自我和谐的人生境界突破。金庸前期的江湖侠客无论是胡斐,还是郭靖,归根到底他们是以自我战胜外物;而从后期作品开始,这些江湖侠士追求的是战胜自我,通过自我的修身养性,追求道法自然的天地境界,这种由“儒”入“道”,“兼济天下”后“独善其身”的思想,有着另一种人生境界。

  在《笑傲江湖》中,武功的高下已经不取决于一招一式,而在于修炼者内心的境界,“无形胜有形、无招胜有招、人剑合一”的哲思贯穿其中,这种思想与老子《道德经》对“道”的至高至极境界之“大音希声,大象无形”哲学思想一脉相承。我们可以看到,《笑傲江湖》饱含着对人性的深刻思考。从哲学层面表达两个观点:一是人人皆可成佛,人人也皆可成魔,心佛则佛,心魔则魔,“自我”境界决定人物高下——品性低下者则心为形役,品性高大者则能够凌万物而超脱;再是,江湖道义在乎人心,善恶到头终有报,人间正道是沧桑。

  用江湖刻画人性善恶,以侠义求证天下大道。在相当意义上,金庸作品浸润着深厚的哲学思辨,悲天悯人的人文情怀,此时的“侠”又蕴含着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心学思想,“侠”的内涵在于“正”在心中,在于“克己复礼”的自我克制和“反求诸己”的自我反省中,不断达到人格的自我完善,从而实现“道法自然、天人合一”的人生境界。

  金庸武侠小说以其浓厚的文化底蕴与历史深度开辟了武侠作品的新境界,在全球华人地区都有着广泛的影响力,能引起高度的文化共鸣,从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全球华人的精神文化家园。其文学价值与在文学史上的地位也不断得到学术界的认可。

  广泛的读者群体。“有华人的地方就有金庸武侠小说的读者”。金庸的小说,雅俗共赏,拥有着广泛的群众基础和影响力。金庸塑造的一大批江湖人物,如令狐冲、郭靖、陈家洛等,这些充满浩然正气和英雄气概的侠士形象,已经成为在华人世界能够共通且弥足珍贵的文化符号。在那个曾经没有网络和iPad的时代,金庸小说是很多人童年的读物,更影响了不少人的价值观。直到今天,很多海外华人在学习中国文化时,是先从阅读金庸小说开始的。可以说,在不同时代和不同地方,金庸的作品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华人读者。

  共同的价值认同。千古文人侠客梦,金庸武侠小说的思想魅力在于广泛的价值认同。金庸作品问世之后,之所以能风靡两岸三地和海外华人世界,正是得益于烙在中国人身上数千年文化与精神的印记。金庸将已经沉淀于中华民族血脉中的侠义精神,融入到想象中的武侠世界,在传统文化的基础上精辟地阐释侠义精神,他构筑的江湖已经内化为我们尤其是海外华人的文化家园,有着广泛、深厚的情感共鸣,强化了人们对中华文化的价值认同。

  高度的文化自信。美国的好莱坞英雄大片,将美国式的英雄主义和文化价值观传播到世界各地。金庸则将中国传统文化、人文风俗、地域风情、价值观念等融入作品,在华人群体中构建了一个文化想象共同体,并且在非华人群体中也得到了高度认可。今年2月,《射雕英雄传》英译本第一卷《英雄诞生》,由以出版优质外文译作著称的英国麦克莱霍斯出版社正式面向全球出版发行。不到一个月时间,就在英国亚马逊上荣登畅销书榜单,三个月内就进入了第七次印刷。译者安娜·霍姆伍德认为,“金庸的这本书是向英国出版界介绍中国武侠作品的绝佳方式。而且,就像有人看了《指环王》后去想学精灵语,看了这书的人说不定也会想学中文”。

  金庸作品赋予了中国当代文学新的文化自信,为传播中国文化和提升其影响力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