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升林夕不见了“封杀名单”背后艺人的政治风险

2018-11-08 17:38

陈升林夕不见了“封杀名单”背后艺人的政治风险



  值得注意的是,在卢广仲演出消息放出之前,山东省文化厅已经通过了他到济南演出的申请,可见在“封杀”这件事上,网民的举报也会对结果产生极大影响。

陈升林夕不见了“封杀名单”背后艺人的政治风险

  一次突然的“艺人下架”,让“封杀”两字再次出现在众人面前,撩动了大家敏感的神经,成为今天被热议的话题。

  据台湾《苹果日报》消息,此次“封杀名单”涉及到55组艺人,包括导演、歌手、乐队等身份,不过台媒也表示这份名单中有早已解散或停止活动多年的乐队,这份名单并不“新鲜”。

陈升林夕不见了“封杀名单”背后艺人的政治风险

  “封杀”消息于12月31日被曝出,但当时并未引起注意,直到昨日晚间微博上有人表示在网易云音乐上搜不到陈升、黄耀明,才使人把这次的艺人信息“消失”与“封杀”联系到了一起。

  目前在大部分的在线音乐平台上都搜不到了“封杀名单”中的艺人,而拥有滚石版权的虾米音乐还保留了陈升、黄耀明作品,原创始人之一的王皓也在今日凌晨发了态度暧昧的微博:

陈升林夕不见了“封杀名单”背后艺人的政治风险

  目前,所谓的“封杀名单”尽管并未被证实。但一位业内平台高官已确实此事的真实性,“两周前就下了通知”,不过该人士也表示,每年文化部都会发一两次黑名单。

  与今天同时出现在热议新闻里的还有王宝强,他携两份提案参加河北政协会议,涉及雾霾和培育文化人才。今天正是省级两会召开的时间,新闻资料显示,31省份均已确定两会时间表,其中28个省份于1月召开,紧接着到了3月,就是全国两会的时间了,每年文化市场的发展和乱象的整治都会牵动一众代表的心,更何况今年是执政班子的第五年。

  在业内人士看来,做文化事业当然要有一定的政治觉悟,夸大其辞、过分反应和煽动情绪也都没有必要。

  在“封杀名单”尚且存疑之时,已有商家闻风而动。例如,原为徐若瑄代言的自然堂,在“封杀名单”曝出后,就在北京、上海等地将户外徐若瑄海报撤下,换成了赵丽颖的新广告。

  不过,娱乐圈是个名利场,名人众多,平日里一言一行都会霸占头条,引来百万千万级热议,就更别提与政治相关的言论了,稍有不慎,言论更是会被“街谈巷议”。

  举个例子,台湾音乐人卢广仲,原本要参演2015南方草莓音乐节,结果在音乐节前夕,黄安在微博上指责卢广仲为“”,尽管当时其经纪公司发表声明,称其“从未有强烈政治主张”,但卢广仲的微博还是受到了大量网友的“攻击”,不得不停止更新,最后卢的音乐节演出也未能成行。

  当时在国台办发布会上,发言人安峰山表示,不了解卢广仲的具体情况,“我想强调的是,我们支持两岸各领域交流合作的态度是明确的、积极的,同时我们坚决反对分裂活动,这一立场大家都很清楚。”

  如果说到线月文化部明确提出的下架120首网络歌曲。但相比于封杀艺人,它只是针对作品的一个整理,毕竟涉及到作品的艺人,其音乐活动并未受此影响。

  但那些针对艺人的“封杀”,则真的会对艺人及背后的商业链产生了不小的影响,天后张惠妹也曾被传封杀。

  那是一件很久之前的往事了,张惠妹在内地大火之初的2000年,因应邀前往台湾演唱“民国国歌”,而被舆论注意到,据当时新浪影音娱乐的报道,中央电视台及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决定停播由其参与演出的所有节目。不过当时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央电视台的相关负责人也表示,张惠妹是有影响的台湾青年歌手,暂停节目不会影响她之后参加两岸文化交流。当然,张惠妹在内地的活动并没有受到影响,因为名气在,这件事此后屡屡总会被一些网友在各种评论中提起,她的经纪公司即使是现在,也对这件往事也特别敏感。

  前文提到的卢广仲事件,并没有因为时间的推移被忘记,2016年他时隔一年重发微博,并放出要在2017年1月6日举办公益演唱会后,又一次引起争议。经观察者网致电演唱会的报批单位山东省演出公司,工作人员表示卢广仲的演出活动已被取消。

  值得注意的是,在卢广仲演出消息放出之前,山东省文化厅已经通过了他到济南演出的申请,可见在“封杀”这件事上,网民的举报也会对结果产生极大影响。

  至于同样被黄安举报的韩国JYP公司女团twice成员周子瑜,则更不用说,尽管当初发了哭着道歉的视频仍不被网友们接受,加上如今韩流遇限,也就更加难以艺人身份进入大陆了。

陈升林夕不见了“封杀名单”背后艺人的政治风险

  除了港台艺人,欧美艺人被拒的案例俯拾皆是。比如曾被万众期待的Maroon 5乐队2015年中国演唱会,在票早早就卖出后,乐队成员之一Jesse Carmichael在社交平台上祝贺生日快乐,随之就被宣布演唱会取消,尽管乐迷们都成功退票,但对于乐队、主办方、承办方来说都是不小的损失。

  据腾讯娱乐的消息,业内人士曾表示,当时Maroon 5的演出在审批过程中,演出商和文化部门均没有发现以上所说的事,而是演出临近时,相关的图片和视频被人发现并举报,才使得演出没能顺利举办。

  其实如果要列举这样的案例,确实太多。音乐财经曾听到有人感叹,对主办艺人活动或者邀请演出的政治风险非常头疼,因为有时根本无法确定哪些艺人是不能请的,只能凭消息、经验和试探,这无疑也会造成高昂的学习、沟通成本。

  我们向一些业内人士了解到的情况是,有一些演出在售票后取消,并非是审批环节出了问题,而是在审批没拿下时,主办方就急于卖票了。比较知名的例子,像2006年的Dirty Three演出,当时出现了乐队提前演出的情况,到真正的演出时间大部分观众看到的只是一个马戏团的演出。究其原因,当时上海“文广局”的邱先生表示“这场演出从始至终都没有得到批文,完全是一场非法演出。”

  当然除了这样演出市场早期的野路子,现在的演出大都走正规审批流程。据一演出主办方表示,文化局确实存在一个黑名单,如果是首次来华的艺人,他们会提前向文化局或文化部咨询。另一演出主办方也表示,一些艺人虽然不在明面的“黑名单”上,但报批的时候提交乐队名字+身份信息,还是会有报不下来的情况。

  除了演出方会遇到艺人政治风险的问题,与艺人有关系的唱片公司、经纪公司和演出主办,也会面对这些风险,比如音乐作品的政治性,亦或是吸毒、嫖娼等个人劣迹行为带来的消极影响。而在个人劣迹行为方面,唱片或者经纪公司对艺人更是难以把控,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私生活,公司也难以时刻盯着,这在浮躁而压力巨大的名利场,艺人要靠极为强大的自律精神似乎才可“独善其身”。

  音乐财经犹记得曾经某位嘻哈歌手时,对方要求文章更改音乐代表作品而他的理由是:那首歌有些敏感。但想来他定也是满意这首作品的,因为最后表达了选那首歌的感谢。

  国 内 第 一 家 专 注 于 从“ 商 业” 角 度 解 读 音 乐 产 业 的 财 经 网 站,整 合 资 讯、 专 栏、 深 度 文 章 等 产 品, 为 读 者 提 供 高 品 质 内 容。 旨在忠实记录变革时代,音乐产业里“每一位人”的故事,“每一家公司”的故事,深耕细作、细水长流。深入挖掘音乐产业发展趋势,帮助“音乐生意人”分析形势、剖析案例,推动中国音乐产业的发展。